三四五三天連著上課,
上課的地點旁邊正好是移民署,
下課回家準備撘公車時,
突然一個美美的姑娘、用親切的口音問我:
"姐姐,請問到台北車站要坐什麼車?"

我說親切,是因為她的口音超級像我以前澳門來的大學室友的口音,
我的澳門室友叫雪歡,超級夢幻的名字吧?
她唸的是美女如雲的財金系,
從見到她聽她開口講話起,我就完全被她好似軟語呢喃的鼻音腔給吸引,
尤其知道名字之後就更覺夢幻!(笑)

大學生活有趣的一部份就是室友,
我運氣不錯,遇到的室友都還滿好相處的,
原本我以為雪歡是個酷酷的女生,
後來相處久了,也知道她其實跟一般女生沒有兩樣,
想著以前她也會抱著一本厚厚原文書,飛快來去,
全身上下雖稱不上盛裝,但也會精心打扮,
開開心心地和男朋友出去約會,
有時候也會氣呼呼地跑回來哭。
我還記得有一年情人節,
我和另一個室友跑出去買了一堆鹽酥雞回來吃,
出門約會的雪歡突然哭著跑回來,顯然和男朋友吵架了,
後來另一個室友看完電影"鬼娃新娘"也回來了,
大家相勸之下,原本在床上哭的雪歡也爬了下來,
我們幾個人就蹲在地上吃起鹽酥雞,
我笑說:"再來個大碗缸,兩顆骰子,就更俗了"

我忘記是哪一個室友說的,
她說我住進去之後,寢室氣氛改變了很多(我是最後住進去的),
以前她們住的時候,到了週末常常是空蕩蕩,
因為住得近的就乾脆回家,住得遠的也會跑去親戚家小住,
一到五的日子大家也都不太會講話,氣氛很冷淡...
是我住進去之後大家才比較熱絡。

其實我沒特意去經營什麼,
不過有時候我也覺得可能是自己的個性有點愛裝熟...?
反正我不喜歡待人冷漠,特別是要天天見面的人,
既然都要住一起了,能夠開心地相處,住得也比較愉快不是嗎?
不過這也是要遇到有同樣的認知的人,才能起變化,
我也有遇過那種"反正我只是住這裡、吃這裡、睡這裡,沒必要和你熟"的人,
那種人還真讓人沮喪...
我也不曉得這樣的人,要在怎樣的情況,才願意去經營週邊人的關係?
例如鄰居,經不經營?還是覺得,鄰居也是住隔壁的而已?

扯遠了...
再回來說那個姑娘,
因為我也要坐到台北車站附近,
所以我跟她大概說一下路線之後,就叫她跟我坐同一班,
在車上我問她:"你是來讀書的嗎?"
因為她看起來超級年輕,大概才22吧?
她回答我:"沒啦",還笑了一下,"我是嫁過來的"

我想到前陣子陳氏紅琛的案子正好一審定案,
想到陳氏的案子曲折離奇,好好一個姑娘嫁到台灣,卻死於車禍,
最後還爆出可能是預謀殺人,
看著眼前的姑娘,心情突然有點複雜了起來...
我沒問她嫁過來多久,
但是她一講話就笑咪咪地,還有小梨窩,
打扮得很精心--一頂漁夫帽,格子襯衫,七分褲,兩吋的涼鞋,
說不上很時髦,但是讓人感覺很舒服,
我想她應該是還過得不錯,希望是如此...

外來的人口越來越多,看著窗外我甚至在想,
如果有一天我生女兒,會不會嫁個老公,有個越南籍的婆婆?
那很有可能....
這樣婆媳問題,是不是又要再加上文化差異?
以後的台灣,需要更大的胸襟去處理微小的差異,
畢竟再怎麼融入,還是會有些原有文化留下來,
就如同講得再怎麼咬字清晰,還是有去不掉的軟語呢喃般的濃濃鼻音腔會存在。

下車前我再提醒她:"我下車後,再過兩站就下車囉!"
她說:"車子一定會停嗎?"
我說:"應該會,因為那是大站,人很多,不過妳還是要去前面準備投錢喔"
"好,姐姐謝謝"

下了車之後我又再想起雪歡,
記得她唸完書之後,先在台灣工作了一陣子,
後來決定回澳門前,還和男友(其實同樣也是澳門來的)大吵一架,
她又很傷心地被氣哭,因為男友畢業後,一直混日子,
就連畢業前的報告都是她幫忙打字的。
她想回去澳門,因為這邊工作太累,
回去除了環境比較熟悉之外,又有很多以前的朋友可以一起上街shopping、吃吃喝喝...
不知道她現在過得還好嗎?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hcat 的頭像
khcat

雄貓碎碎唸

kh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雪歡
  • 我是雪歡

    我是雪歡, 無意發現了你的bolg, 好高興. 我結婚了, 生了一個女兒.
  • khcat
  • 真的是妳,雪歡!
    我看到照片了!

    天哪~寫部落格也可以撿回失聯的室友耶!
    太神奇了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