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要說從小到大,有哪一樣學問是我曾經用力去學習的,大概是英文。
如果要說從小到大,有哪一樣學問是一開始就能遇上好mentor的,大概也是英文。


小學的時候,我也跟其他人一樣有去唸所謂的英文班,
但是那種對話都很淺顯,必學的第一個對話一定是"How are you?" "Fine, thank you."
接下來會學"This is an apple." "That is a chair."
但是這樣叫做會英文?現在的我們心知肚明,只是當時懵懂無知。
更有趣的是,現在的父母會拼命用同樣的方式,教導小孩子入門...


到小六的時候,媽媽拿了一本大家說英語給我,
說"這是一本很棒的學習英文的工具,哥哥們也是都這樣開始學的"
小時候的我,很乖的,尤其是哥哥走什麼路,我就乖乖地跟著走什麼路,
於是乖乖地收下書,乖乖地查單字,乖乖地到了有廣播的時段就開收音機來聽。


我還記得那一本,人生中的第一本,內容是講用餐,
有cafeteria,有pizza, spaghetti...這些單字,
同時,裡面的be動詞,也開始出現以前沒接觸過的所謂過去式、完成式、現在完成式...之類的。


當時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,為什麼會有was?是新動詞嗎?
多年之後我在整理雜誌時,翻出這本雜誌,
看到我自己在was的旁邊寫下:"be動詞過去式,接在第一人稱後"
然後旁邊就打了問號...這樣...
整本雜誌幾乎沒有沒被我劃起來的單字,每個單字旁邊都乖乖地抄上字典查到的意思。
看到雜誌已是多年後,我都忘記我曾經這樣地刻苦學習...


更精彩的是聽廣播的時候,這我就記得很清楚了...
第一次聽的時候,我幾乎沒有一句跟得上的,有時候唸到哪裡都不知了...
更不要說老師還有聊天、解釋的時候,更加霧煞煞....
半個小時過去,我僵在那裡,"天哪...好難..."


我又開始把單字全部重新看一次,開始尋找下一個廣播時段...


我已經忘記我有沒有沮喪地跟我媽講說我都聽不懂,
但是當時我乖乖地相信著:反正哥哥都是這樣學起來的,那我就咬牙學下去就對了。
就這樣,每天每天,除了週日,我都乖乖地當隻聽雷的鴨子,乖乖地去給雷轟...


上國一之前,國小老師請她老公的同事開了一個小班級,專門教KK音標。
他的教法很特別,他用不停的唸各種單字的方式,讓大家抓到每個音標的發音訣竅。
上國一之後,我的班導師剛好就是英文老師,她都用很有條理、很易懂的方式教我們。
上國中之後,我仍然每天去當鴨子,持續不間斷...
就這樣持續地三管齊下...


到了國二之後,困難的過去式、完成式、現在完成、過去完成、現在假設、過去假設...開始出現,
當大家都為了複雜的句型煩惱時,我看這些東西,突然都變成了...
"有這麼需要傷腦筋嗎?這不是很自然的一個型式嗎?"


原來每天給雷轟是有代價的...這樣不停地重複著陌生的句型、陌生的語感,
它已經慢慢潛移默化成一個吸收過、對我來說很合理的語言。
尤其是上了高二之後,遇到個老師,我都不知道她是害了我還是助了我,
因為她什麼都講究文法,我們必須引經據典地明確說出為什麼這個要接那個...
什麼時候要that,什麼時候可以不用that,什麼時候一定要有the,什麼時候不要有the,
挖哩咧......我有時候都想回答她:"就這樣啊...哪有為什麼?"
有時候直覺是很珍貴的,一旦什麼都要有道理的時候,會錯失很多直覺帶來的好處。


對了,到了國二的下學期,我又開始聽"空中英語教室"實用版,
我從原本開始聽得懂的鴨子,又變回了完全聽不懂的鴨子,繼續乖乖給雷轟....
而剛好那時,對面鄰居的小孩的媽媽,問我怎麼學英文的?
她說她兒子一開始聽大家說英語都聽不懂,好挫折...
我只是笑笑回答她:一開始都這樣的,久了就會懂了...
(然後我吞回下面的話:"而且再換一本,就會發現...又聽不懂囉!這丟係人參啊....")


突然要記錄這段學習過程是有原因的,
因為我說過,我是日後才發現我曾經什麼都不懂,然後咬牙苦撐過來,
看著雜誌寫得密密麻麻的字,驚訝我自己居然可以如此有毅力,
這樣的毅力,我常常會忘記....
再者,現在養小孩了,發現,去了解孩子是什麼個性,是很重要的事情,
像我就是那種"這個好、這個有用喔",我聽了就會乖乖去照作的小孩,
這樣的小孩,一方面是很聽話,另一方面是萬一沒話可聽,就不知道該往哪邊走....


由此,接下來要寫跟養小孩比較相關的了...
請接"育兒上最受用的一句話"一文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hcat 的頭像
khcat

雄貓碎碎唸

kh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